杭州一饭店两位境外人员逃掉后确诊新冠?警方辟谣


记者了解到,在伴伴上,当用户选定一名女模时,需要同时向主持、厅主以及被选定的女模刷礼物。“我们可以提现,平台抽取一部分佣金,剩下的就是我们的。”晓庆说,用户想“带走”(私聊)她,需要刷50元的礼物,时间限制30分钟,但她只能拿到30多元。

如同许多在家办公的职业人一样,她们每天打卡,按小时领取底薪。“每天下午2点开厅,直到晚上12点钟。”晓庆说。

详见下表(单位:例):

语音暧昧生意:“女模”每天打卡,按小时领取底薪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晓薇律师认为,虽然法律并没有将“卖淫”行为扩大解释到“语音”“文字”“视频”等形式,但直接利用互联网,收取报酬进行网上暧昧,涉及未成年人的行为,其社会危害性不亚于传统的卖淫方式,因此也应该被禁止。

“像这种(APP)有很多,以前主要集中在二次元板块。”皮皮说。记者调查发现,不止“陪我”,还有多款陌生人语音社交APP游走在色情的边缘。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陪我APP已在各大应用市场下架,但通过认证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置顶的官方微博仍可以获取下载链接。同样,通过认证为上述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陪我APP”,也可以获取下载链接。此外,一位自称“陪我工作人员”的网友在百度贴吧“陪我吧”中发送了一个下载链接。记者用上述三种方式进行下载测试,均能成功下载该APP。记者注意到,陪我公众号留下的电话客服也会在电话中告知用户如何获取这些链接。

“陪我就在那时被下架了。”资深用户皮皮对此印象深刻,“不过,现在依旧可以下载得到。”

3月25日凌晨,昵称为“皮皮”的用户在“陪我”上开设了房间,几分钟后系统为他匹配了一位语音聊天的女性网友。房间内聊天内容十分露骨,男女相互以“老公”“老婆”相称,聊天话题也多与性有关。尽管进入房间后,屏幕上会提示:“封面、背景及内容低俗、引导、暴露等都会被屏蔽处理”,但10多分钟后,有两位用户离开房间了,皮皮和女孩的谈话依旧充满了挑逗。

很多社交平台都有自己的风控策略,他们尽力在监管和用户的体验中寻找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