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来自美国 属轻型病例


但美国民众一旦意识到危机存在,无论是对政府措施的配合度,还是自救意识,都能够迅速调动起来。因此,不要误以为美国人还在梦游,任何一国国民都不会坐视形势失控。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防控重点也很清晰,但对美国来说,几乎是多点共进,防控难度就更大些。

已回沪的王朝夫教授2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研究发现,新冠肺炎病理改变最大的受累脏器是肺,其表现为渗出、变质和增生混合性病理改变,包括弥漫性肺泡毁损、肺泡间隔纤维组织增生以及纤维组织增生所致的肺实变等。

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他缺乏整体思路,也欠缺冷静镇定,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战时总统”的角色上时,要么过于迟钝,要么反应过度。

确诊数量对标中国,会强化“刻板印象”

据Worldmeters实时数据,美国当地时间26日新增确诊病例14805例,新增病例死亡17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83016例,累计死亡1197例。

这几日,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

美国强大的民间自治体系会发挥不逊于政府的作用,承担很多基层治理的职能。因此,疫情集中暴发区域或许会出现一些混乱,但是整体失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之类的标题或内容,这是值得商榷的。